《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观后感

更新时间:2024-03-01 18:22:11 观后感

  4月4日是《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最后一场第10场冠军总决赛的时候,期待仿佛正午阳光下单位墙角盛开的红花但终抵不过七绝、七律、如梦令的敷衍,在热浪和寒流中无所适从,就像彭敏一样。

  一个急于得到结果,一个乐于享受过程这是彭敏与雷海为冠军之争的心境分野。

  欲速则不达,欲求则不得。

  任何竞技,除却技术,实为心态角逐。赛者如此,观者亦然。

  网民对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颇有微词,譬如:选手只会背诗,不会作诗啦;飞花令重复啦,题目难度不大啦;等等。

  平心而论,这些问题伴随着《中国诗词大会》的产生与发展。尤其是第一个问题,直点命门:《中国诗词大会》实质上就是背诗、诵词、吟曲的大会。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之后,我在博文述及此事相形之下,《香港诗词大会》以作诗为主,《中国诗词大会》以背诗为主,背诗难,作诗更难。从背诗到作诗,戛戛乎其难哉。有一点是肯定的,作诗与背诗没有必然联系。

  本季赛事,规避了诗学、词学、曲学的基本知识,或是汲取了上季康老师口占七绝之祸,未可知否。

  竞赛题目中,常有五(七)言唐诗之类表述,语焉不详。

  唐朝,犹如诗歌风景线上的分水岭,又像诗歌坐标轴上的原点在负半轴上,有古体诗(古风),或五言,或七言,或杂言;在正半轴上,有近体诗(今体诗),或五言,或七言。

  一、诗词知识传播很少,诗词背景还原很多。如:《春晓》《江雪》是五言古体唐诗,简称五古,不是绝句。

  二、诗(词)人身份界定不能一概而论。如:李白不仅仅是诗人,他填的词也非同凡响;李煜、苏轼、李清照、纳兰容若岂止词填的好,他们的诗更是风华绝代;贺知章不仅仅是诗人,更是书法家,他的章草《孝经》与孙过庭的《书谱》合称草书双璧。

  三、曲与词不能混为一谈。词,发于唐;曲,发于宋,存在继承与发展(创新)问题。词牌有别于曲牌。

关键词: 中国 诗词 大会 观后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www.lubiao.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观后感相关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