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戏剧《三姊妹》观后感

更新时间:2024-03-01 20:54:42 观后感

  本次乌镇戏剧节我最期待的就是由俄罗斯导演尤里布图索夫执导的契诃夫的《三姊妹》。可能是我太喜欢《奥涅金》了,所以对这个同样是获得了金面具奖的剧充满了期待。

  这部于2015年就摘得俄罗斯金面具最佳导演奖的作品,抽离了原作的时间,以看似粗暴实则精准的方式拼贴与复沓,以非线性的叙述让这出平淡日常的故事变得激烈、疯癫、令人震惊,像流水一样,四散开去的契诃夫语言,被布图索夫收拢在手心,编排出一曲破碎而丰满的理想赋格,释放出契诃夫之于当代的不朽力量。来自乌镇特刊

  有人说过同样是两位俄罗斯的顶级导演:没有看过剧本,你也能觉得里马斯图米纳斯的作品很好看;但是不熟读剧本,你极难看出布图索夫的戏好在哪里。所以,为了能更好的理解布图索夫的《三姊妹》,我看了两遍剧本。看第一遍时没有太深的印象,人物关系也没有理清楚,只是对三姊妹向往回到莫斯科的情节记忆深刻。第二遍看的时候,却品出了很多不同的味道,看到了每个人物的特点,感觉威尔什宁仿佛整个剧的核心人物,因为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那么的令人激昂和充满希望。这就和我看《安魂曲》时的情景完全不一样。第一遍读《安魂曲》就被里面那种仿佛闪耀着神性光芒的台词所感动,一度眼眶湿润。但是第二遍读时,由于心里已经有了预期,反而没有那种初见的感动了。

  《三姊妹》全剧一共4幕,时长4个半小时。说实话第一幕的时候,很多人都反应都是看得有点困。四个女演员围坐在一张桌子面前,没有调度,没有表情,面向观众念着台词,后面一群男演员,作为流动的布景,一直不停的穿衣服脱衣服。台词基本没有做什么改动,仿佛是一场大型的剧本朗读会,给人一种百无聊赖的困顿感。第一幕中场休息时,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心想,如果整个四幕都是这样的方式的话,恐怕,我也会坚持不了的。

  但是从第二幕开始,导演的叙事功力开始显现了。我突然理解了导演第一幕的设计的形式感,目的就是为了把剧中人物这种枯燥无望的生活环境无限放大,让观众身临其境。之后几幕的节奏开始紧凑起来,布图索夫打破了剧本原有的顺序,把他重新结构,并且把其中一些情节和台词不断地重复,再现,并赋予了本剧很多当代的表达。我最喜欢剧中的两个桥段:第一个是第二幕中威尔什宁在玛莎家里,收到了他妻子的来信,威尔什宁本来就对现任的妻子非常的不满,这一段在剧本中只是一带而过,但是布图索夫为了强调威尔什宁对于他妻子的嫌弃厌恶,把收信以及收到信后他的歇斯底里的反应,不断的重复,变化,也让观众接收到了导演想传达的信息。第二个是第四幕中威尔什宁和玛莎道别的一段: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再见了!给我写信吧别忘了我!让我走吧!然后威尔什宁在前面跑,玛莎在后面紧紧地追,一遍一遍道别,一遍一遍追逐,不愿意放他走,因为她知道,这一别,可能就是永别。这看似诙谐的情节,逗乐了很多的观众,而我却看到了一个女子不愿意放弃希望的坚韧。

  说起人物,三个姐妹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玛莎的角色,她是姐妹中唯一结婚的那一个,十八岁就嫁给了丈夫库列根。年轻时的她,认为丈夫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但是库列根恰恰是个不愿意接受改变的人,他对现状的观点就像他的口头禅一样:我很满意!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在莫斯科长大,会三国语言的玛莎来说,这个小城市里的一切,显然不能令她感到满足,她甚至觉得自己会那么多的知识,都是多余。所以,当遇到这个从莫斯科来的中校时,她对他一见倾心,或许这样的感情不被伦理所接受,但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她的勇敢,她的执着,她的无悔,都深深地打动着我。

  剧中出现了很多有趣的表达。第一:那堵在第二幕时被拆除,却在最后又被垒起来的墙,象征着三姊妹的生活永远是逃不过那个桎梏的,她们回不到莫斯科,也改变不了生活,但是她们每个人都手拿鲜花,说明她们对生活还是充满了希望。第二:舞台上经常会出现人物持着手枪,对抗着外部的世界。第三:无数的地毯,时而作为装饰,时而又裹挟着人。这些道具,作为舞台的另一种语言存在着。

  全剧结束以后,虽然没有能够给我以《奥涅金》那么强烈的震撼,但这是一部值得回味的剧,它让我在绝望的泥潭里,看到了希望。

关键词: 俄罗斯 戏剧 姊妹 观后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www.lubiao.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俄罗斯戏剧《三姊妹》观后感相关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