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十七

更新时间:2024-03-05 15:35:12 动物故事

  告别妈妈

  郁郁葱葱的森林里,安静的可怕;有只野兔小心翼翼找着食物,突然,一只小狗头戴草环、脸抹伪装色从天而降,准确无误地摁住野兔,霎时间狂风骤起,小狗脚踩野兔,昂首挺胸矗立于风中……

  “开饭啦!开饭啦!”

  每到这时候,好梦总是戛然而止。这个被妈妈叫做“十七”的小狗揉揉朦胧的双眼,似乎对刚才的梦还意犹未尽,然后十分不情愿地爬起来,围着自己妈妈转来转去,妈妈在吃饭,吃饱了才能给它喂奶,十七暂时无所事事。正巧发现旁边有根干草不太听话,用脚一碰就动,于是先集中精力完成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小狗十七和它的妈妈住在一家肉食狗养殖场的笼子里,十七妈妈的“工作”就是生小狗,十七是它这一胎独生子,也是第十七个孩子。狗妈妈以前也给孩子起过好听的名字,什么“欢欢、乐乐、平平、安安”,可后来自己的孩子一个个被带走,从此杳无音信,也就灰了心,不再起名字,直接按排行叫。

  十七吃饱喝足后,又开始犯迷糊,想睡觉。狗妈妈给它讲故事,什么森林呀,大山呀,野兔呀,捕猎呀……这些故事也构成了十七梦的世界。

  在养殖场,这样的母子很多,它们像机器一样尽职尽责“生产”着“产品”。养成的狗一批批被拉走,谁也不知道它们去哪儿了,干什么去了,因为没有一个回来给它们说过。十七妈妈的前十六个孩子都这样走了——尽管它对自己的每个孩子都倾注了所有的爱,对第十七个孩子也是如此。它给十七讲的故事,全是从自己爷爷那里听来的,而它的爷爷又是从爷爷的爷爷那里听来的,就这样一辈辈传下来。十七特别爱听这些故事,有时候听的高兴,在笼子里连蹦带跳,妈妈的故事太让它兴奋了,它想,也许自己长大了,就能出去过这样的生活。

  于是天天盼着长大,猛吃猛练,为以后“到森林里捕猎”做准备。

  很快,十七长大了。一天,养殖场的人打开笼子,给十七栓绳子,十七妈妈一看就明白:他们要把十七带走。狗妈妈一边流泪,一边哀鸣,它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它对十七说,孩子,照顾好自己。十七倒没觉的什么,它以为就要过那种妈妈经常讲起的生活了,只是被带出笼子后,才回头说,妈妈,你也多保重。

  十七离开妈妈后,是否真能过上她梦想中的生活呢?他又会有哪些经历呢?

  流浪狗前传之饭店遇险

  十七被带到一个大笼子里,和它一起的还有好多差不多大的小伙伴。它们都刚离开自己的妈妈,所以很有共同语言,每天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十七说要“到森林里捕猎”,大家都笑:在这儿有吃有喝,捕什么猎。十七开始也有点怀疑,不过最终它骨子里那充满粗旷原始野性的血液为它拿定了主意:不能沉溺于这种安逸的日子,一定要追求自己的理想!

  从此,它每天动得多,吃得少,睡得也少,一天几次在笼子里来回蹦跳、奔跑。只是笼子小了点儿,难免打扰别的狗吃饭、休息,招别的狗讨厌。十七成了这个笼子里的“异类”,谁都不太爱搭理它,话也说不到一块儿。时间长了,十七和别的狗明显不同:其他狗臃肿迟钝,而它苗条灵活。

  两个月后,十七的“室友”都被带走了。本来十七也在被带走之列,可有个人看看十七,摇了摇头,又给轰了回去。原来,那人觉得十七的“膘”不够。第二天,十七又迎来一批新伙伴。就这样,十七迎来送往了好几批,也被轰回来好几回,还待在这个笼子里,十七也纳闷:自己练得这么辛苦,怎么回回被留下,那些心宽体胖的反倒能去山里捕猎?

  直到有一天,饲养员发现了这个笼子里最熟悉的面孔。

  人们先给十七做了检查,确定没什么毛病,然后单独关进一个小笼子里。这个笼子太小了,小到十七连身都转不过来,不能蹦也不能跳,只能趴下和站起来。一个月后,十七的“膘”总算够了,人们赶紧把它拉上车,送到一家饭店。

  饭店后院外面是条胡同,饭店做菜的原料都从这儿送进来。十七被转移到院子角落的一个笼子里。它四处嗅了嗅,有很多狗的气味;前面一棵树下,看见一滩血迹和一堆鸡毛,再往别处看,窗台上竟搭着一张狗皮!

  十七吓坏了,顿时感到心跳加快,像有个小鼓在敲,四肢冰凉,全身汗毛都竖起来,肉皮一阵阵发紧,心里不住地想:难道不是要到“森林里捕猎”?它茫然不知所措地四下望望,也不知道都看见了些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心慌意乱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趴着也不是;吃,根本吃不下,虽然已经很饿了,睡,又睡不着,也没心思睡;不安地来回走动,不时哀鸣两声,知道没用,可做什么又有用呢?折腾累了,就愣愣地趴着,一动不动,偶尔闭会儿眼。

  似睡非睡之间,它想起自己的妈妈。离别时妈妈那悲伤的眼神,十七现在终于理解了。就那么轻易地走了,有太多该说而没说的话,妈妈还好吗?在干什么?是不是正挂念这个再也见不着的孩子?什么森林、大山,如果能重来的话,自己宁愿和妈妈厮守终生,过平静、安宁的生活。

  想着想着,两行热泪滚落下来。

  第二天上午,十七被一阵“扑扑簌簌”的声音吵醒了。昨晚想了太多太多,没怎么睡,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睡着。

  十七一看,多了个邻居,有只母鸡被绑了双腿,丢在笼子旁边,可能是想站起来,但因为腿绑着,怎么也站不起来,所以弄得“扑扑簌簌”的。十七看它又折腾了一会儿,还是站不起来。母鸡累得半躺在那里,气喘吁吁。

  “你想站起来?”十七问。

  “从昨天就这么绑着,实在太累了,两腿麻得都没知觉了,真想换个姿势。”母鸡痛苦地回答。

  十七想帮帮它,于是把一条前腿伸出去,够不到。

  “你往这边挪挪,我就够到你了。”

  “唉,算了吧,就是起来也站不住。”

  十七把笼子前面的饭盒拨过去,说:“吃点吧。”

  母鸡感动地看着它说:“不吃了,我想歇会儿。”

  它们聊起来,都为自己的命运叹息。

  快到中午的时候,有个又矮又胖的厨师从屋里出来,直奔笼子而来,十七有种不祥的预兆。厨师打开笼子,拉着十七脖子上的绳子把它往外拽。十七吓得浑身筛糠一样发抖,四腿不听使唤地跟着往外走。

  “完了,完了,妈妈,再见。”十七傻了一样,来回重复着这句话。

  刚走几步,胖厨师嫌十七太慢,用力扽了绳子一下,说:“快点!磨蹭什么!”

  这一声呵斥,不知激到十七哪里,一股狂怒之气油然而生。十七狂吠起来,把厨师吓呆了;十七边叫边慢慢将身体重心往后移,接着向前一蹿,冲厨师扑去。厨师连退带闪,被绊了个跟头,手也松开了绳子。十七见绳子松了,院子门开着,机不可失,撒腿往外跑。出了院子,听见厨师在后面喊:“不好啦!狗跑了!”

  流浪狗前传之第一次逃亡

  十七头也不回地拼命跑。也不管街上的人和车,也不管是在往哪里跑,总之离那个院子越远越好。它害怕极了,害怕再被逮到那个地方,害怕再看到那个厨子的胖脸,它不想就这么被吃了,它想活。

  不知跑了多长时间,累得实在跑不动了,速度才渐渐慢下来。腿像断了一样使不上劲,摇摇晃晃地走着走着,一下扑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缓过点劲来,真不愿意起来,想一直躺在这儿,不过一转念,那些人可能会追上来,于是它命令着自己爬起来,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不知多长时间,天色变暗,十七想应该没危险了,向前望望,远处有一块块农田,回头看,城市的高楼大厦已经很远;路边有一排排住房,大概是个村子。十七累得实在不行,晃晃荡荡走进村子,看见一个麦秸垛,一头扎进去便睡着了。

  第二天,太阳升起老高十七才醒。伸了几个懒腰,经过这一晚的休息,基本缓过来了,之后随处转转,找了点吃的;想想昨天的事,虽然还心有余悸,但觉得浑身又有了用不完的劲,所以也不害怕了。

  十七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每天倒也自在,只要吃得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野地里赶鸟、撵兔子,村里轰鸡、草垛里打滚,或者懒洋洋地睡上一觉;就是脖子上的绳子太碍事,可又解不下来,别别扭扭的。

  一天,十七正在马路边溜达,突然看见前面有只白色母狮子狗,两三岁的样子,毛梳洗得又滑又顺,昂首挺胸站在路边,显得特别高傲,高傲得就像皇后,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还不时瞥十七一眼。十七到它跟前的时候,皇后发话了。

  “你是谁家的?”口气里带着那么地不屑一顾。

  十七开始没听明白,想想才小声说:“我谁家的也不是。”

  “我看你脖子上有根绳,不是主人一时没看好,你就溜出来了?”话里显示着非同一般的洞察力。

  “我是从饭店跑出来的。”十七实话实说。

  “噢!”皇后似乎明白了。

  正说着,又一只半大黑狗过来了。

  “你是谁家的?”皇后又问。

  “我是东边那家饭店的!”黑狗底气十足。

  “嗯,”皇后好像对它的身份表示认可,“你家生意怎么样?还说得过去吧?”

  “现在还行,刚开业没几天,得养一段时间。”

  “是啊,这位置还不错,以后买卖差不了。”

  …………

  它俩聊起来,十七在旁边也插不上嘴,只是听着,偶尔应一两声,也没狗搭理它,呆一会儿,自觉没趣,怏怏地跑到一边趴着去了。

  二狗聊得正在兴头上,皇后不知为什么忽然撇下小黑狗朝路边的胡同跑去,十七一看,原来有个老太太牵着一只小黄狗从胡同里出来。只见皇后热情地和小黄狗打招呼,还问它:“昨晚看电视了吗?”二狗马上就聊得火热。

  小黑狗平白无故被放了鸽子,不知如何是好,想往前凑,看那架势估计是没戏,在原地转了两圈,打个哈欠,悄悄走了。

  (十七开始了它的流浪生活,“森林”、“捕猎”这样的日子到底离它有 多远,请继续关注后面的故事内容。)

  流浪狗之前传智斗黑背

  十七早想把脖子上的绳子弄下来,那回要不是它缠到树丛上,说不定就能逮着一只兔子。于是它没事就在树干、墙角上蹭,皮蹭破了也不嫌疼,蹭了七八天总算蹭断了。

  摆脱掉最后一道桎梏,十七终于彻底自由了!它撒开欢在田野里跑,一会儿跃过沟渠,一会儿跳过树丛,摔倒了也不在乎,在十七身后,扬起长长的尘土。它听妈妈说过,狗的祖先本来就是在原野中自由自在生活的动物,个个都是捕猎能手。从那时起,十七就向往着什么时候能在宽广的大地上自由地奔跑,能“到森林里捕猎”。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自己是最自由的!

  和上次逃跑不同,这回十七的心情既放松,又舒畅,跑起来的感觉甭提有多爽。跑啊跑,跑到一条大河边。在高高的河堤上,十七看着潺潺流动的河水,顿时心潮澎湃,面对这广阔的大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也许在数万年前,狗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它们征服了这里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人),它们统治着这里,决定着其他动物的命运,就像现在人可以决定狗的命运一样。

  “我要用行动带动更多的狗重振狗类雄风!”十七终于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前面有个小村子,十七就在村边住下,平时在田野里锻炼,中午、晚上到村里找吃的。本来想顺便发展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伴,无奈村里的看家狗们都觉得替主人看好家是第一位的,总是对它投去怀疑的目光。

  不过十七不在乎,只是一门心思苦练。冲刺跑,练速度;中长跑,练耐力,几星期下来,十七明显壮了,胸脯、大腿上,隐约有了一条条的肌肉。

  这天,十七正在村里找午饭,发现前面胡同口有个小伙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那小伙子留着平头,光着上身,似乎没有敌意。十七做了个有力的深呼吸,马上提高了警惕,它边盯着那小平头边从他面前小心绕过去。十七记下那人的相貌和气味,以备下次参考使用。第二天,十七又碰见那个小平头,不同的是这回他拿了些狗食,放在路口给十七吃。十七依旧很警惕,看小平头转身离开后才过去,并且闻了半天确定没危险才吃。后来,十七经常能吃到小平头留给自己的“午饭”或“晚饭”。

  十七慢慢失去警惕,“他真是一个好人”,十七常这么想。

  渐渐地,十七和小平头熟悉起来。也不再害怕,一见小平头在那儿,就直接过去,有时候还和小平头玩一会儿,小平头也用手抚摩抚摩十七的毛,十七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所以每到这时,都特别舒服。

  “如果他带我去他家,一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www.lubiao.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