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战沙狼

更新时间:2024-03-01 22:50:06 动物故事

  摩克拉米歇尔是法国传媒界小有名气的风俗摄影家,也是一位阅历丰富的探险家。2007年,米歇尔随同一支大型科学考察队来到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打算拍摄一些土著部落的风俗照片。

  但不幸的是,米歇尔刚上路两天就染上痢疾,连日的腹泻使他的体力严重下降,他只好独自留在一个叫阿塔塔的村庄休养。

  一个星期过去了,米歇尔觉得体力已恢复了许多,就决定骑着骆驼恰德单枪匹马赶上大部队。

  第三天下午,米歇尔突然发现太阳镜的右侧一道亮光闪入了视野,他好奇心顿起,便往银光闪闪的地带走了过去。两个小时后,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道连绵的沙丘,在阳光的照耀下湖水一般粼粼发光,沙里沉积着片片金属细屑。原来,这是一片天然的沙铁矿。

  米歇尔为自己的这一发现惊喜不已,赶紧拿出地图,试图确定此地的准确方位。然而指南针却纹丝不动,他猛然惊醒过来,他所处的位置是磁铁矿山,强大的磁性已经磁化了指南针。他彻底迷失了方向。

  他拍拍恰德的脖子,说:“伙计,我们迷路了,你带我出去吧。”

  恰德轻轻地晃动着脑袋,仿佛听懂了话似的静静站在大漠中停顿了片刻,然后扭转方向,朝大漠的西边走去。两天后,米歇尔隐隐嗅到一丝凉意,但目之所及仍然是一片无边的沙漠。5月9日夜,米歇尔喝完最后一滴水,就筋疲力尽地躺在睡袋中睡着了。夜半时分,恰德突然站起身,使劲用蹄子在沙地上来回不安地踢动,米歇尔一翻身站了起来,立即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双腿发颤。黑暗沉寂的大漠中,有几点绿荧荧的光亮在不远处诡异地闪烁着。他立即明白了,他遇到了沙漠中最凶残的野兽———沙狼。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急中生智的米歇尔打燃手边的打火机,火苗亮起来了,沙狼们的脚步顿时慢了下来。急迫中,米歇尔一手拿着腰刀将睡袋绞成碎片,一手拿着打火机一点点地燃烧着。离天亮还有3个小时,在这3个小时里,他要用仅有的材料吓退沙狼,为自己争取时间。

  米歇尔将布条缠在随身带的木杆上,使劲地晃动出发光四射的火圈,吓唬越来越近的沙狼。沙狼们被火驱逐得退了半步,可它们仍一步步地逼近,米歇尔再次晃动木杆……紧张的3个小时终于过去了,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米歇尔知道如果再不逃离,他和恰德会被沙狼分食得身首全无。

  “恰德,快跑!”米歇尔将手中木杆猛地掷向最近的一匹狼,这一瞬间,米歇尔翻身骑上骆驼,飞奔了出去。而野狼也顿时像离弦之箭一样追了上来,沙漠上腾起一阵如烟的沙尘。骆驼在沙地里奔跑的速度与狼群不相上下,双方始终只差20米左右。

  一个小时过去了,恰德的奔跑速度不觉减慢,它的嘴不停地哈着白气,成团的白沫不断地流下。浑身的驼毛全部湿透了,连米歇尔都听得见它风箱一般的喘息声。“恰德,快跑啊!千万别停下来!”米歇尔在恰德的背上绝望地祈求。

  突然,在恰德的一个踉跄中,米歇尔一下子被甩了下来,后面的沙狼迅速向他包抄过来,他顾不得疼痛,抽出腰刀一边挥舞,一边朝着飞奔而来的狼群狂喊不已。跑了出去的恰德本已远离危险,但它见主人遭狼围攻,犹豫了片刻,又返身冲了回来。它用力甩动柔韧而有力的长脖子,用坚硬的脑袋猛地撞向攻击米歇尔的那匹恶狼。老狼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撞出去老远。其余的几匹狼看见恰德威力竟如此巨大,吓得四散而去。米歇尔又翻个身骑上骆驼,向前猛跑。

  再一次围攻上来的群狼分成两组,在恰德的左右两侧继续追赶,寻找下口的机会。恰德迈动长腿,扬起一道道翻腾的沙尘,始终将群狼挡在沙尘之外。这时,有两匹恶狼扑向了恰德,当恰德用它那弹性十足的后蹄猛地向其中一匹狼踢去时,另一匹便趁机咬住恰德的腹部。

  顿时,恰德的腹部血如泉涌,发怒的恰德双目圆睁,调转头冲向狼群,它甩动着灵活的脖子,双蹄不断地使劲踢向靠近它的群狼,一匹年幼的狼崽被踢中,顿时脑浆崩裂,一命呜呼。狼们也开始发怒了,它们不顾一切地向米歇尔和恰德发起进攻,大漠的生死战进入了高潮。

  一匹恶狼丢开高大的骆驼,向虚弱的米歇尔冲了过来。米歇尔被它扑倒在地,手中的腰刀也落在地上。米歇尔使出浑身的力量,朝着恶狼的鼻子就是一拳,顿时那匹狼哀号一声,向后闪去。这时另两匹狼又一次向米歇尔扑了过来。

  正在这危急关头,恰德又一次冲过来,一蹄子将狼踢到几丈开外。而另一匹狼已经狠狠地咬住了米歇尔的腿部,撕心的疼痛令米歇尔本能地死死掐住恶狼的脖子。此时,米歇尔的身上已鲜血淋淋。他们就这样相持着,怒目圆睁,彼此都嗅到了对方的血腥味。时间一分一分地流逝,米歇尔的眼前一阵阵冒出金光,而此时,恰德却越战越勇,虽然它伤痕累累,但它又撞又踢的,使得另外两匹狼无还击之力。

  沙狼的哀号声激起米歇尔的斗志,他咬紧牙关,将恶狼压在地上,一手按住它的脖子,一拳一拳地打着。

  米歇尔发现自己的双拳已打得血肉模糊,胳膊不由得痉挛不止,他赶紧摸起自己的腰刀,冲向撕咬住恰德的那两匹恶狼。恰德浑身是血,气喘如雷,行动也变得衰弱而迟钝,棕色皮毛上夹杂着血迹和汗水。此时,一匹狼将米歇尔的右腿死命地拖着,想就势咬住他的脖子,恰德突然一个前倾,将恶狼猛地撞了个跟头,就势将米歇尔护在自己的腹下。

  剩下的三匹狼不顾生死地冲上前去,高高跃起,狠狠咬住了恰德的后胯、腹部,生生地扯下了一块块血淋淋的皮肉,米歇尔则挥起腰刀连连劈下……一切静下来了,米歇尔丢下腰刀扑向恰德,恰德像一座山峰一样轰然倒下,身后是3具沙狼的尸体。

  米歇尔喘息了一会儿,轻轻解下恰德脖子上的驼铃,系在自己腰上,然后挣扎着朝前走去。数小时后,几近崩溃的米歇尔被摩尔族牧民发现而获救。那只驼铃永远系在米歇尔的腰间清脆作响,仿佛恰德永远陪伴在他的身旁……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www.lubiao.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