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与狗_故事阅读

更新时间:2024-06-19 13:10:23 故事会

  老公的朋友来家里吃饭,其中一位,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跟地主老财家住一个胡同的穷人,每次出门都要打地主老财家门前经过。

  一日,穷困潦倒的穷人恹恹地溜达到地主家门口,后面还跟着他那瘦骨嶙峋同样恹恹的狗。

  适逢地主家的门四敞大开着,地主站在门口当间不屑地瞄着他的狗:“到底是狗,一眼就能断出来。与我们家那犬,绝然不同!”

  “同样是狗,怎么到我家就叫狗,搁你家就改称‘犬’了呢?”穷人不解地问。

  “你不知道,犬和狗是大有区别的。”地主顿了顿,“你看,狗的两只耳朵是耷拉着的,就像你们家那条那样,没精打采的;而犬,那两只耳朵是支棱起来的,如同我们家这只,甭提有多神武啦!”地主瞅着自家门槛前的犬,颇感自豪地显摆。

  穷人来来回回地这么端详,耶?还果真如此。便领着狗悻悻而归。

  看着爹不快的模样,孝顺的儿子刨根问底:“爹,为啥不痛快?”

  “唉,人穷,连狗都叫人瞧不起呀!”

  穷人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抖搂了一遍。

  儿子灵机一动,道:“这还不简单,把两枚制钱放到狗耳朵里,支撑着不就得了嘛!”

  穷人的眼放出了光芒。

  翌日,瞅着地主和他家的犬都在大门口的当儿,穷人再次出门,狗若即若离地跟在后头。

  由于耳朵里塞了两枚制钱,狗的耳朵高高地竖着,显得格外得精神。

  快走到地主跟前时,穷人放慢了脚步,清了清嗓门儿,喊道:“你看,我们家这犬如何?”

  地主有些诧异,远远地打量着七八米开外的狗,不得不承认:今儿个,的确是一只英武的犬。

  正说着,趴在门槛上的地主家的犬,嘴里衔的骨头,滚落在地。

  穷人家的狗,颠颠地跑过去。由于震颤,耳朵里两枚制钱弄得它奇痒无比,忍不住来回扑棱两只耳朵。

  穷人见状,气急败坏地用手点着狗头厉声道:“你不用瞎扑棱!”

  “看,有那俩儿制钱把你给烧的!叫你扑棱,啥时把那俩制钱扑棱掉了,你就变成狗啦。”

  听罢故事,我忍俊不禁,捧腹大笑。差点儿笑岔了气儿。咧嘴眯缝眼,泪水直涌的。

  “我知道你在埋汰我。是啊,我不就有俩臭钱儿么?是该悠着点儿,以防把那俩臭钱儿扑棱掉了。扑棱掉了,我就活脱脱成一条笨狗啦。”

  老公另一位朋友不慌不忙地搭话,然后,不亢不卑地自我介绍:“嫂子,不怕你笑话,本人姓权(犬的谐音)。”

  我收敛笑容,顿觉一种说不出的尴尬。

  事后,暗自忖度起来,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善与恶、美与丑、虚无飘渺的尊贵与令人嗤之以鼻的贫贱,在红尘滚滚、人畜星罗棋布的浮世当中,不也是一线之隔的闪念么?

  记得一位作家曾说道:“想污染一个美丽的地方就用垃圾或者钞票。”

  是啊,千万别忘了,人,本是无多大区别的,他们都被安放在一个有支点的杠杆上,孰轻孰重,只须多放几个制钱做的砝码,天平就会毫不留情地以失衡的状态展示成败。站在有制钱砝码的一侧,你就会摇身变成重量级的顶尖人物。升和降、起与落,全然逃不出它信手拈来的操纵。

  智者,其大智之处,许是总会比常人多留一份清醒吧。这样,才不会令自己迷失在虚妄的名头和他人别有所图的过度赞誉里;才不会像被推崇的犬那样,转瞬间退化成一只徘徊在他人白眼儿里的落魄的狗,永远遭人鄙视。

关键词: 道德 演讲稿 范文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www.lubiao.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犬与狗_故事阅读相关范文